和2003年相比,我们还需要做好哪些准备与应对?

2020-02-07作者:烟花三悦的三悦

大家都在期待好消息的尽快到来,我们也理应为好消息的尽快到来竭尽绵薄之力。在确保人身安全并全面服从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各地已经开始或者精心准备复产开工。这个「史上最长」的春节假期没有带给人任何的轻松惬意,除了让人揪心的疫情防控,再一次向战斗防控一线的工作人员致以我们最崇高的敬意,我们每一个人都将在接下来面对被疫情所打断、打乱的计划与节奏。

即便穿越回一个月以前,面对当下的千头万绪、百端待举,也同样有太多的意想不到、预期不足。

眼前的挑战,更多集中在物流配送环节,从配套供应到工业,从工业到商业,从商业到客户,尤其配送到零售终端这「最后一公里」,还会有超出我们预期的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麻烦,从计划到打乱再到重新计划再到再次打乱将会贯穿于作业全程,物流配送估计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四处灭火状态。考虑到物流畅通对于保证生产经营的根本性、决定性作用,物流「血脉通」则经营活。

正如那句朴实无华的「口号不如口罩」,在整个行业全力开动起来恢复生产、助力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务必也一定要充分保障一线员工的人身安全,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他们在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市场一线,尤其在最危险、最关键、最急迫的未来两、三个月,希望也相信我们各条各线都会全力以赴、万无一失地做好支撑一线的服务与保障。

我们务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开展工作,而不是开展工作的过程中注意安全。

更大的困难,则来自于需求端的改变。从大的角度讲,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和伤害已经不断显现并有可能继续加重,旅游业、休闲娱乐业、餐饮业、交通运输业这些行业已经遭受重创、基本停摆,我们不是经济学家,很难预测疫情最终影响的范围和程度,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区别于我们之前的预期和安排,也一定会增加我们实现既定目标的难度和复杂程度。

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在1月末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当前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8亿元,再加上2万多员工待业,一个月支出就在1.5亿左右。他的预计,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现金将会撑不过三个月。

西贝尚且如此,其他的可想而知。

这些外在的变化,将不断地演变为消费能力、消费意愿和消费场合的「持续减少」,对卷烟消费带来数量与结构的双重影响,突发的危急疫情完全不同于缓慢的经济下行,对消费影响的强度和速度在短期内都来得更加的强烈与直接,不管是想消费没有条件消费,又或者想消费没有能力消费,最终的结果都是基于消费能力下降的消费活动减少。

尽管无法到市场上去了解到第一线的信息和情况,但从春节期间——有限的补充家庭食粮过程中——的市场观察,包括我在以弹性消解不确定性之后所收到的反馈来看,这些影响已经肉眼可见,不少零售客户都度过了最惨淡的一个春节销售,即便有延长假期——普遍停访停送——这一周带来的库存消化周期,仍然面临着现实的库存压力和经营压力。

同2003年相比,彼时的卷烟消费正处于快速增长期,SARS的影响更多体现为增速的放缓,尽管全年销量增长仍然保持在4%以上,但从4月份开始,4、5、6月这3个月增幅连续低于3%,5月份更是降到只有0.9%,从7月份开始才开始逐步恢复。可以作为参考的是,2004年销量增幅超过6%。这个过程中的压力和困难,经历过的人应当记忆犹新。

近两年,早已进入到「后需求拐点」时代,最近两年的恢复性增长,首先得益于「总量控制、稍紧平衡、增速合理、贵在持续」的有效调控,需求本身——存量重组基本盘下的有限增长——相对稳定、不够活跃,在如此复杂严峻的外部抑制下,短期内的销量波动——极有可能出现下降——与所有策略让步于稳定销量将会构成经营决策过程中的硬币两面。

影响最大的将会是小品牌、新产品和异形包装,基于简化交易过程、降低选择难度的现实选择,短期内零售客户顾及不到,消费者缺乏足够兴趣,商业渠道在配送压力的倒逼下,也会优化品类供应和品规组合,集中精力、集中资源保障——对销量、对结构具有稳定性、支撑性,同时便于分拣配送的——大品牌、大品规,这是一个小品牌、新产品不得不面对的困难时刻。

以行业整体而言,围绕「优化生产力布局」统筹做好生产组织与物流配送,以行业层面来加强各地生产、销售、物流、仓储等关键环节的生产组织、调度安排,积极发挥行业的体制优势,优化、减少内部交易环节和成本,工商零面向消费者形成合力,同时还要扛下疫情对国民经济带来巨大影响之后努力多做贡献的责任与担当,这些都需要在接下来有更进一步的细化和深化。

具体到各家品牌,更加精细地经营好自己的主场,服务好身边的市场,既是保证市场供应、满足市场需求的内在要求,也是支撑品牌度过难关、稳定日常经营的必然选择,同时还可以减少不必要和难以确保的物流运输,属地工、商企业之间也可以从价位、品类、品规等多方面予以密切配合、有效协同,一切以稳定市场、满足需求的大局为重,最大限度减少疫情的影响。

眼下的当务之急,

一个是挺过2、3、4这几个月,尽快恢复生产经营的正常化。可以预见,所有的不确定性,所有的困难挑战,所有的突发情况,都将会集中在这几个月,只有以更多的灵活性、针对性、有效性来努力消解不确定性。考虑到疫情爆发采取大量管制举措的时候,行业已经完成当期销售的「颗粒归仓」,现在的压力主要集中在业务末端,也就是充分保障、有效服务业务一线的当期作业、

另一个是保持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高压态势,充分借助「互联网+政务」、「互联网+专卖」的技术力量,严厉打击违法制售、贩卖等违法行为,确保卷烟市场的规范有序。在此基础上,还要积极发挥自律互助小组的自律与互助作用,更好地服务、支持和保障零售客户的日常经营,尤其要尽最大努力帮扶好那些有困难的零售客户一起共渡难关。

在2003年留下的行业记忆,除了始于安徽的工商分离,还有因为SARS中断加速终止的「骡马大会」。1994年在北京建立的中国卷烟批发市场,于当年4月29日正式开业,5月16日至24日举办第一次集中交易,此后实行每年两次的全国卷烟工商企业集中直接见面订货会和平常的零星订货会。2003年5月9日,卷烟网上交易平台正式上线运行,「骡马大会」成为历史。

面对挑战,有信心。面对困难,不退让。

来源:三悦有言
相关文章